2022年12月8日
导语 “别问我恶类或善类,我只是渴望飞的哺乳类……那最后纯洁的

导语

“别问我恶类或善类,我只是渴望飞的哺乳类……那最后纯洁的防线,都逃不过考验。” ——黄洋最后的微博。下面来看看逝者黄洋生前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  “别问我恶类或善类,我只是渴望飞的哺乳类……那最后纯洁的防线,都逃不过考验。” ——黄洋最后的微博

  复旦大学前日公布消息称,该校医科研究生黄洋疑似被投毒。警方初步调查,已基本认定同寝室林某同学存在嫌疑。

  昨日下午,黄洋经抢救无效,在上海中山医院去世。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证实,林某有重大作案嫌疑,13日被警方带走,现已被刑拘。

  记者了解到,黄洋,1985年生,四川自贡人。林某,广东汕头人,1986年生。两人均为复旦大学医学院在读研究生。

  黄洋

  你是个怎样的人

  黄洋,是个怎样的人?他父亲是四川荣县盐厂的下岗职工,母亲是供销社的下岗职工,家庭经济困难。他母亲因肝病做过大型手术,黄洋一直用奖学金和勤工俭学的费用为母亲医治病。在他整个大学和研究生的学习过程中,所有费用全部是自己挣,从未用过家里的钱。

  受害人的高中好友说,他当初放弃自己最感兴趣的经济学而去学医,是为了以后方便照顾父母。在2010年一个奖助仪式上,黄洋曾说,“我来自四川一个小县城,父母双双下岗,母亲还体弱多病,家里欠下了大笔钱。我动过放弃直研出去工作的念头。是老师、家人和朋友的鼓励,让我决定继续在医学道路上走下去。”

  这个坚强的年轻人,永远也不能走下去了。

  4月1日早上,黄洋喝了一口寝室饮水机内的水,发现味道不对,以为是坏了就没有再喝,同学说,“小黄他太可怜了。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,担心其他同学误喝,他还特地把以为‘过期’的水倒掉,把桶刷干净……”

  黄父说,4月3日他得知儿子患病的消息,从重庆飞到上海,临时没有住处,曾经在儿子的寝室里住了一晚,并见过儿子同寝室的两位同学包括投毒嫌疑人林某,未发现异常。

  而小黄的朋友说,小黄平时并没有提过与2位室友不和的事情,他为人好强、上进、开朗、感情细腻,是“妇女之友”,“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投毒。”

  目前,位于上海东安路130号的复旦学生宿舍区,已拒绝陌生人出入,20号楼内小黄原本住的寝室空无一人。在他曾住过的宿舍楼对面的楼里,张贴出了一张纸,上书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,这是一位老师在看到新闻后贴出来的。不少路过学生唏嘘不已。

  我有话说:如果真的是误杀,那么这将是更加让人不忍直视的惨剧。

  新华社评论此事时,引用了北大教授钱理群的话:我们的一些大学,正在培养一些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,他们高智商、世俗、善于表演、懂得配合,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  黄洋,这样一个年轻、坚强的孩子,就这样莫名其妙死在了寝室好友的手上。他至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们又如何用一句逝者安息去告慰他戛然而止的生命。

  天堂里没有毒药,但是谁愿意去天堂?

  原本属于黄洋的未来,还有很长的路,他可以经历的人生,原本更加精彩,却就这样停在了2013年的春天,毁在了室友也许缘起于一件鸡毛蒜皮小事的恨意。

  究竟是怎样的恨,能够让一个年轻人去精心算计,布下陷阱,去剥夺另一个年轻人的生命,而且是以大学室友之名。

  学医者的心,如何从救人变成了杀人?

(责任编辑:邱天华)

黄洋事件
复旦大学投毒事件续 揭秘逝者黄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